雨打落叶声

        从未想过你会离去
  总想着有一天会见到你
  晨曦却带来了消息
  你离我们而去
  像是在梦里
  梦里是你的葬礼
  你创造了多少人的梦境
  多少人从梦境中惊醒
  如果Asgard的葬礼举行
  你会否变成宇宙中的恒星
  你独自坐在自己的星球
  宇宙的旅人不会把你带走
        或许早就把你当成英雄
  认为你的生命不朽
  你在遥远的星空讲没讲完的故事
  如果你觉得太过冷寂
  抬头看看你旁边星球的邻居
  他也是个爱做梦的家伙
  你们可以合作
  江湖和超级英雄的组合
  陪伴大半个地球人的生活
  不愿你离去
  愿你安息
  
  You are the hero of my dream.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很难过又不知所措,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还是要说的,老爷子,走好。
  

【锤基同人歌第二弹】归途——你是我心口舌尖默念的归途

不好听我写一万字文
欢迎加入阿斯加德养老院,沙雕网友聚集地,悄咪咪说一声有太太哦。

五里茄:

超好听的!!制作的宝贝们都辛苦啦


老萝卜干儿:



 归途——锤基同人曲Ⅱ

【如果此后万里无路 我只余你别无他物】

曲:《电灯胆》邓丽欣
策划:阿斯加德战后养老院·一个沙雕集中营【群号725213925】
填词:老萝卜干儿·养老院院长




演唱/后期:阿晋晋晋晋·总攻大人




海报绘制:五里茄·今天番茄画画了吗 @五里茄 








网易云






5sing







余留三分热度 余下七分入骨







 @XIAOMO 久等了 亲爱的


[锤基/灵异]于身侧

Thor总觉得身边有人跟着自己,尤其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明显。他不确定这是不是错觉,但这并不重要——是有人跟着他有所图谋也好,是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好,Thor并不在乎。

反正他除了生命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但是他对这东西的在乎程度还不如桌上放了一天的早餐三明治。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从在医院里醒来开始,生命对他来说好像就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但他还是要活下去,必须活着。

至于为什么,他不知道。

他知道答案在他丢失的那部分记忆里,但他不知道该不该去寻找。那肯定是某些刻骨铭心的东西,并且绝不会让人喜悦。

他并没有发现周围有人留下来的痕迹,说不定这只是他的错觉。

但是慢慢地,他发现他能看到那个“人”。

有时候,在半梦半醒之间,他恍惚看见有一个人站在他床边,他看不清楚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只能隐约看见一双绿色的眼睛,那是一双漂亮得不可思议的眼睛。

但那双眼睛里流露的感情总是让他心惊肉跳。
那像是极端的恨,又好像藏着其他什么。

Thor知道他忘记了什么。

但是他不记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或许他忘记的东西,和那双绿眼睛有关。但他并不想去想起他忘记的事——医生是这么告诉他的,这是他大脑的防御机制,避免自己想起来受到更大的刺激。

Thor不确定那个绿色眼睛的“人”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说不得自己遇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

但他不在乎,他接受了那个“人”的存在。当他注视着“他”的时候,他那从医院里醒来时就空了一半的心脏就被填上了一点血肉,让它不再那么空荡荡的。

Thor的记忆仍然空缺着。这不能算是好事,另外一个坏事是他自己——他的生活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麻烦。

从桌子上的杯子莫名其妙被打碎到走在路上差点被突然掉下的广告牌砍掉脑袋——这样大大小小的意外他一个月里经历了无数次,而且有越发致命的趋势。虽然最后都是有惊无险,但是每天游走在生死边缘真的令人崩溃。

他最初以为这是倒霉。但是最近的一次,他站在路口等红灯,整个人突然冲到路上,右边的路口猛地冲出一辆车。

死亡这个时候离他那么近,但他却莫名地不在乎自己的死亡,他转过头去看他原来站的位置——那个“人”就站在他的身后,手保持着伸出去的样子。

“他”的眼睛里有那么浓烈的恨意,但他看到了他以前没注意到的,那化在绿色湖水里的浓郁悲伤。

别这样,Thor的心脏刺痛,别露出这种眼神,我宁愿死去。

他注视着“他”,甚至没有想着躲避那辆车。

然而或许是他命不该绝,那辆车停下了,他甚至感觉到车子在他冲过他身边带来的风压,按理说他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性——事实上他毫发未损。

Thor对自己死里逃生并没有什么太大感情波动,他想得更多的是——那个有些让他心脏颤动的绿眼睛的男人,想要杀了他。

他是真的恨他,可是只有恨吗?

Thor总觉得自己一定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他决心找回自己的记忆。

他知道去哪里寻找,他是在那里被发现的——毫发无伤,昏迷不醒。

救援人员说,他们是在断崖边发现他的,那里很高,风景很好,也很危险。一般是没有人会去那里的,如果不是有人打了急救电话,他们也不会发现Thor。那里发生过塌方,如果不是他们来得及时,Thor所在的地方岩层也要断裂了。

Thor看着救援人员给他的照片,心脏在胸膛里来回冲撞,像是要死了一样。

Thor在晚上的时候去了那里。他抬头,看着星空,像是做了一场梦,忽然醒过来。

是的,他忘记了。

那天也是这样的星空他带着他的爱人,他的唯一,来到这里向他诉说他的爱,他热烈又浓烈的爱情。

Loki——他的爱人,用那双绿眼睛注视着他,问他:“你会爱我一辈子对吗?”

他抱着他,吻着他,发誓:“是的,我会爱你一辈子。”Thor想,自己确实该死。

他跪在崖边,眼泪一滴一滴掉下来溅起尘土,呛入鼻腔,像是血的味道。

他开始只是啜泣,声音越来越大,他开始嚎啕大哭,他突然哭喊:“对不起,Loki,对不起我忘记了,我不该忘记的。”

“你说过的。”有不属于他的声音在安静的空气里响起。

Thor猛地抬头,他看见Loki站在他面前,绿色的眼睛注视着他。“你说过你会爱我一辈子的。”他说,眼里是恨,“你说过你会爱我一辈子的。”他重复,眼里是爱。

Thor想起他忘记什么了,他曾经答应过他的爱人,就在他失去他的那天,他答应过他会爱他一辈子。

可是他忘记了,他忘记了他爱他。

我真该死,Thor想。为什么我没死呢。

就在那天,他们相爱,然后一场意外,毁了一切。他的爱人在土石崩裂前推开了他,自己却坠入了深渊——带着他的心一起。

Thor活下来了,可是却忘记了,他爱他。Thor看着Loki,他伸出手,却触摸不到。

天空开始雷声阵阵,大雨又开始倾泻。

Thor看着Loki,他的脸上有笑意。

“再见,”他对Thor说。

Thor急切地伸手,想要抓住他的爱,他的动作过于着急,重心不稳之下,直接掉了下去。失重感袭来,Thor反而觉得很幸福。
Thor闭上了眼睛。

Thor睁开了眼睛。

他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感觉一切都像个梦。但是他看见了被雨淋湿的外套,就像他被泪淋湿的心。他抬头,看见外面的阳光,恍惚间仿佛看见了那双绿色的眼睛。

“爱我一辈子。”他听见他说。

“爱你一辈子。”Thor回答。

他会用自己接下来的生命,用他所有存活的时间去爱他,即使他只活在他的记忆里。

——————————————
没写出想要的感觉,本来打算不发的,但有小可爱说喜欢,想了想还是发出来吧,希望能给我提提意见,虽然估计是没人看。

花园

小甜饼


阿斯加德的阳光永远那么灿烂,午后尤甚。

Loki最喜欢在这个时候,坐在后花园的长椅上,安安静静地看书。

他看得书很杂,或许是药草知识,或许是魔法札记,或许是人物传记,甚至是随便找出来无法分类的书——总归是Thor从来不曾尝试去看的。

这是Loki一个人的净土。

然后在某天被Thor发现了。Thor对自己的兄弟躲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感到懊恼,他想拽着Loki跟他去打猎,被Loki坚定地拒绝了。

Loki并不想总在Thor的身边,看起来像个无用的跟屁虫——最起码在他认为。

每天最美好的时间他想安静地呆着,没有Thor和他的那些朋友。

Thor见自己不能改变弟弟的主意,他不怎么用的大脑忽然灵活起来——既然他的弟弟不肯跟他在一起,那他跟他弟弟在一起就行了。

他无视Loki的拒绝,直接枕上Loki的膝盖,把书往下拽了拽,想跟他一起看。Thor一直觉得他的弟弟能看下去这些枯燥又乏味的东西真是不可思议。他只看了一会儿就索然无味,慢慢地睡着了。

等他醒来已近黄昏,Loki已经看完了一本书,正低头看着他,他们对视良久,忽然笑了——他们已经很久没这样待在一起了,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Thor那些闹腾的朋友。

Thor起身活动了下身子,花园的长椅不够他的身高,他不得不把腿蜷缩起来。不是什么舒服的姿势,他却觉得是难得的好觉。

每次跟Loki在一起的时候,Thor都会觉得整个人格外宁静。

第二天Thor又在同样的地方找到了Loki,这一次他直接躺下,枕着Loki的膝盖,慢慢睡去。

一天又一天,这似乎形成了习惯。

这成了两个人的净土。

今天,Thor又躺在了长椅上,Loki仍然在看着书,Thor慢慢睡去,感觉整个世界仿佛都停止了。

风抚眉梢,岁月静好

光阴

战后回血,温馨甜暖小短文

Thor和Loki有时候会回想过去,打败灭霸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他们三千多岁了,都是中年大叔了,地球的朋友们都老去了。

他们重建了Asgard,人民又重新繁衍生息,仿佛还是原来的样子。

他们有了两个孩子,一个是两人的亲子,冰霜巨人的血统让洛基诞下了王族后裔,这让Thor十分感激——他高傲又矜持的弟弟愿意为他生下孩子。

还有一个孩子是收养的,是个女孩,黑发碧眼,他们给她取名Hela,为了纪念他们的姐姐。

收养女儿的时候,Loki取笑Thor,他们家从来都是收养的更像亲生的。Thor只是笑笑,给了爱人一个吻。

他们两个总是喜欢亲吻对方。Thor在不做爱的时候,总是喜欢轻柔地亲吻Loki的嘴唇,或者额头,有时候Loki会感觉Thor有点烦人,凶巴巴地推开Thor的脑袋,然后问Thor怎么没完没了。Thor就把他抱在怀里,跟他咬耳朵,告诉他这是他欠他的,当初没有做的,现在要无数倍地还给他,亲一辈子都不够。这时候Loki就会老实下来,任由Thor的胡子扎在脸上。

Loki喜欢亲吻Thor的眼睛,曾经受伤的那只。

Thor很享受Loki的亲吻,Loki的唇温凉柔软,每次那样轻轻地贴上来,都让他感觉像是漂浮在云层里。

Thor偶尔会调戏Loki,问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喜欢别人的眼球。Loki有时候转身就走,有时候会故意对Thor说不然你就把眼睛拿下来,Thor问我要是拿下来你还会不会亲我,Loki回答你可以试试。

Thor就真的要动手取下来,然后被Loki阻止,他说你这样太像父亲了,我会很别扭,然后再给他另一只眼睛一个吻。

Thor这时候就会心满意足了,把Loki抱在怀里,舒服地喟叹。

Thor是懂得的,Loki会亲吻他所有的伤口,脸上的,肩上的,胸口的,腹部的,腿上的……,Thor身上所有受过伤的地方,无论是否有疤痕,都会被Loki的唇一一抚过。Thor很难想象Loki是怎么找到那些位置的,这个粗心大意的家伙自然不知道,他的那些伤,有多少是他为他包扎的,有多少是他给他留下的,有多少是他亲眼目睹的。

亲吻汝伤,恒念吾爱

迷迭香

明亮的灯光,宽阔的大厅,衣着精致的男女,偶尔传来细碎的交谈声,这样的一个宴会另Thor心中充满了烦躁。

环境并非是嘈杂的让人难以忍受,甚至能算得上安静,但Thor就是讨厌,不是对于那些人的交谈,而是那些话语下藏着的算计和灰暗,这都让他从内心感到深深的厌烦。

Thor•Ordinson,作为站在上流社会顶端的Ordinson的唯一继承人,意外地讨厌这样的环境,以及作为上流人士应有的精明算计。

还有这该死的领带,Thor用力扯了扯女仆好不容易打好的领带,这该死的领带死死地箍着他的脖子,简直让他无法呼吸,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扯掉了整条领带,完全忽视了女仆一早上的成果,这让他感觉到了一丝放松,当然并不是完全的舒适,修身的西装一样让他感到难受,他太过发达的肌肉完全不适合被装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更何况还规规矩矩地系着扣子,努力适应了几分钟,Thor仍然觉得自己无法再在这里呆下去,他决定去透透气,其实他更想直接溜走,如果不是这场宴会的主角是他本人的话。

然而这明显不可能,所以他只能找个地方躲躲,最好直到宴会结束都没人发现他。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两种做法的差别并不大。

凭着对自己家的熟悉,Thor很快选好了地方,那边的阳台是个相当合适的地方,既能观察到大厅里的一切,又不会被轻易找到,他不禁为自己的智慧感到骄傲。Thor兴冲冲的来到了阳台,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里已经被捷足先登了。

那个人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姿势慵懒却又身姿挺直,一身墨绿色的西装,不常见的颜色在他身上显得格外适合,他手里拿着一只点燃的香烟,缺并没有抽,只是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细长的香烟被夹在两根纤长白皙的手指之间,闪烁着猩红的光点,Thor的注意力被那只手吸引了,那是一只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在月光下散发着莹白的光,这是一只相当漂亮的手,指间的香烟都因为这只手显得高贵不少,Thor的喉咙有些发紧。

他强迫自己把视线移到对方的脸上,然后再也移不开了,那是一张相当精致的脸,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流畅优美的下颚,他头微扬,闭着双眼,让月光照在脸上,显得有一丝惬意,就像是一只晒太阳的猫,慵懒又惬意,让人忍不住去抚摸他柔软的肚子,让他发出咕噜咕噜的呼噜声。

就在Thor呆呆地盯着着对方的脸,想要数一数对方纤长卷曲的睫毛时,对方似乎发现有人闯入了自己的领地,缓缓睁开了双眼,Thor的心猛然跳动起来。

那是一双深邃如湖水的眼睛,倒映着天空的星晨,亮得刺眼。男人慢慢地转过头来,用眼角的余光斜睨Thor,那一瞬间Thor怀疑自己其实是个机器人,心脏酥酥麻麻的肯定是漏电了。

“看看这是谁,我们的大寿星偷跑出来了呢。”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似乎符合某种特殊的韵律,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力,让Thor从心理到生理都开始沸腾。

Thor喉结上下滚动,他该死的有一种紧张感,天知道他17岁正式成为男人那次也没有过紧张感这种东西。“我……我是Thor。”最终也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呵呵”对面的人轻笑出声,优雅而克制,眼角的笑纹却透露出了愉悦,“您真幽默,”他说道,Thor把这当成夸奖,挠了挠头,也跟着傻笑起来。

“Thor•Odinson先生,作为今天宴会的主角,我想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会不知道您的名字的。”这人的话里带着一股讽刺的味道,偏生听在Thor耳里格外动听,别说他听不听得出来,就算听见了也只当这是只张牙舞爪的猫,再怎么凶也透着一股子可爱的味道。

“既然你知道了我的名字,那么作为礼貌,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前言不搭后语的一句话,硬生生扯出了因果关系,无非是想知道人家的名字,可惜Thor会的东西里面实在不包含搭讪这项技能,一时间极为生硬。

那人深深地看了他一样,好像是怀疑他问这个问题的动机,Thor被那双深邃的眼睛盯着,心脏狠狠地跳了一下。

良久,久到Thor以为对方因为自己的失礼而不想回答的时候,那人终于开口了。


TBC
——————————————————————————

最近超级喜欢这首歌,满满的恋爱的腐臭味,本来打算写完再发的,但是想着给自己一个动力。

求评论啊!给我评论啊!不要让我总觉得自己单机!完全没有填坑的动力_(:зゝ∠)_

以及这一系列还会有SD版,ec版,盾冬版
你们给我评论越多我就更得越多啊!

漫威搞基日常之图片版2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是不是跟你们想的发展完全不一样
意思意思心疼Sam
有奖竞猜
1.Vision去哪里接Wanda了?
2.Cap会那么容易接到Bucky吗?
锤基都没出现就不打tag了
那么问题来了,大锤去哪里了?

Lost(基妹失忆梗)

3.My name is Tom
A new name
A new life
Without you.
我有了新的名字,新的生活,新的生活里,不再有你。

“Who am I?”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一般人这种情况大多都会问“Who are you?”“Where is this place?”这种问题,虽然面前昏迷一个月不吃不喝,身体看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感觉都没有一丝灰尘的这位,真的不能算是一般人。

Sigyn看着眼前满脸迷茫的美人,自己也觉得有些茫然。但不得不说,茫然的美人也很好看,或者说更好看了?然后Sigyn就看到美人眼里的迷茫和脆弱渐渐散去,真可惜,这一秒Sigyn惋惜着,“砰!”下一秒她就被美人掐着脖子抵在了墙上,美人的力气真大,sigyn还有闲心这么想,丝毫没有自己快要被掐死的恐惧,中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色令智昏?

“Who are you?”,美人一双透绿的眼睛布满了防备,“Where is this place?”Sigyn有点想吐槽,但是她说不出话来,不是因为无语,而是她已经无法呼吸,她的脖子被掐得太紧了,连意识都开始出现空白。要死了,Sigyn想,她忽然觉得不太想死,虽然以前她觉得生命并没有多少意义,但现在真的要死了,她忽然觉得,自己还有什么没完成的事情,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可是现在她就要死了。她忽然有些难过。

“咕咕~”,Sigyn觉得自己似乎出现了幻听,“咕~”更响亮的一声,看起来有人肚子饿了,她感觉到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松开了一些,“我这有一些吃的,你介不介意吃完了再杀掉我?”

———————————

Sigyn把一堆饼干抱出来放到餐桌上,餐桌旁边刚醒来的某位端正地坐着,像中世纪的贵族一般优雅,每个动作都带着一种美感,像是一幅画。只不过他皱起的眉头破坏了整体的美感,Sigyn知道这是他对食物的不满。

“就只有这些?”他问,声音里带着不满,还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就只有这些了”,Sigyn看着桌上的一堆膨化速冻食品,忽然有点羞愧“啊……你知道的,一个人比较随意。”然后她就看见眼前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Sigyn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不知道吃的不满意的美人会不会再掐死她。然后她想起了被她随手扔在一边的布丁,应该没问题吧,Sigyn想,人人都喜欢布丁,然后忽略了自己浓浓的心虚,把布丁递给了端坐在餐桌前的某人。

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人人都喜欢吃布丁……非人类也喜欢。面前的美人终于找到了可以吃的东西,姿态优雅地进食。
而Sigyn……她本人则有点荡漾……

美人吃东西真好看啊,啊,有点嫉妒那个布丁呢。

于是在Sigyn痴汉般的目光中,被痴汉的本人吃完了所有的布丁。

Sigyn看见美人放下了餐具,轻轻打了个小嗝,挺直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慵懒地倚在沙发上,像一只吃饱喝足后打着哈欠伸懒腰的猫,下一秒就要蜷成一团在阳光下睡去。

Sigyn内心的小人儿被萌得嘤嘤嘤,表面还是相当镇定的。她把桌子清理干净,决定来一场认真又严肃的谈话。

Sigyn搬了个凳子坐在他对面,一脸严肃地准备开口,“我觉得……”,对面的人用余光看了她一眼,后面的话堵在了嗓子眼儿里。

穿墨绿色衣服的男人坐正了身体,双腿交叠,双手叠在一起放在腿上,一股无声的气势开始蔓延,Sigyn脑子瞬间空白。

“首先,你的名字。”他说,声音低沉悦耳却又带着不容置疑。

“Sigyn。”她下意识就回答了问题。

“第二,这里是什么地方。”

“美国纽约,”她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在地球上”。对面的人垂下眼睑,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人是谁?”话题忽然变了一个方向,Sigyn一脸懵逼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是一本杂志,封面是她挺喜欢的一个明星,“Tom·Hiddleston,一个很有名的英国演员”,像是意识到了什么,Sigyn的眼神在杂志上的男人和对面的人之间来回扫视,“你们两个长得有点像啊……”。

对面的人点了点头,嘴角不知怎么带了点微笑,“那么,就叫我Tom吧。”???Sigyn的懵逼都写在了脸上,话题转得太快,她脑子转不过来。

“My name is Tom.”对面的人,不,Tom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

Sigyn:Excuse me???

————————————————
TBC

抖森过来串个场
时隔半年的更新
虽然可能并没有人看
但是我会继续写下去的

填坑?
不存在的。

聆三岁就是丫头:

填坑?

反正不是今天(´-ι_-`)

Le silence:

反正不是今天

V.L是条非洲的咸鱼:

反正不是今天!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随意)